媒体中心

中国企业报|新鼎资本张驰:投资科创板企业 已真正回归投资的核心逻辑

时间:2019-03-01  来源:中国企业报

 

没有人能说清楚科创板未来走势将像新三板还是创业板,亦或会走出一条独特的路,但是显然,没人希望错过这个被称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机会。

 “得赶紧弄。”在见完中信建投的人后,张驰催促他的同事。

  一天前,张驰特意约了中信建投的人见面。双方聊的内容是关于某家医疗类项目,其主要产品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医疗机器人。中信建投是该项目的保代。张驰希望能在该项目申请科创板之前抢出三四千万的投资份额,即使这家公司估值对于新鼎资本来说并不便宜。张驰是新鼎资本董事长。

  2019年1月30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同时上交所就6项配套业务征求意见,注册制、红筹、VIE架构公司、同股不同权、市场化定价机制都被写入其中。

  在业内人士看来,科创板承担着资本市场改革以及中国经济结构化转型的重任,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的试验田。更多投资人期待科创板市场化改革成功后推行到A股其他资本市场。

  目前科创板刚刚结束征求意见稿,多位业内人士预测,3月中旬科创板第一批申请将开启。科创板申请已进入倒计时,拟申请科创板的企业、投行以及像张驰这样一级市场投资人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一旦科创板出来,价格都涨起来了,那就不能投了,就像2015年新三板起来,再去投就来不及了。”此前在新三板多年的投资经历,让张驰明白政策红利和时间能带来多大的财富效应。

  像张驰一样想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还有很多。没有人能说清楚科创板未来走势将像新三板还是创业板,亦或会走出一条独特的路,但是显然,没人希望错过这个被称为“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机会。

券商抢筹第一批

  陆松所在的券商最近主要工作就是储备项目。据悉,目前市场上有知名度的项目都有至少3~5家券商在竞争。

  “现在科创板第一批储备项目竞争会比较激烈,如果能在第一批拿到更多额度,形成口碑效应,在未来竞争项目时会更有利。”陆松说。

  科创板主要鼓励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新能源及节能环保、生物医药、技术服务等五大行业,并提出了以市值为核心的五套筛选标准。由于第一批登陆科创板的公司对于之后申请的企业具有一定示范效应,券商在筛选时也更倾向于细分行业龙头、具有较高知名度、较高估值的项目。

  “第一批申请科创板的基本上是比较成熟的项目,可能原本打算海外上市或者本来就符合IPO的标准,只不过同股不同权等方面存在一些障碍,现在科创板出来,这些障碍消除了,这些项目愿意在国内上市。”申港证券保荐代表人金晓锋表示。

  《实施意见》中提出允许保荐机构通过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对拟新股进行跟投,跟投比例为2%~5%,锁定期为2年。举例来说,对于一个估值200亿元以上的新能源汽车项目,意味着券商需要至少拿出4亿元来跟投,这对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头部券商来说更为有利。再加上头部券商的项目经验以及定价能力,第一批项目可能主要被头部券商所承包。“与中小券商相比,头部券商有优势。而对头部券商来说,大家都是零经验零起点,处在同一起跑线,那就各凭本事了。”陆松直言。

  两三年前,陆松所在的券商曾接触过一家创新药领域的客户,他们上一轮估值为30亿元左右,目前没有利润,只有收入。过去他们一直维持常规拜访,本来这家客户准备去香港上市,而2018年科创板推出来以后,客户转而开始准备科创板。包括中信、中金、华泰、海通等国内知名券商都参与了此项目的竞标,最终陆松所在的券商凭借曾经在创新药方面的相关经验,成为最后的赢家。

  陆松称,从提出建立科创板到现在,他们所在部门已经接触了80多家项目,并打算第一批申报6~8家项目。

  “现在一直在加班,为了赶3月底要报的公司的材料。”陆松说,过去投行A股IPO项目实行周期一般是申报之前半年、申报之后一年,“现在完全变了,申报之前半年,申报之后半年,短时间工作进度加强了”。

  而对于其他券商来说,则将目标集中在了第二批、第三批拟申报科创板的企业中。金晓锋称,他们主要关注具有高成长性,且现在或未来能达到10亿~30亿元左右估值的企业,除了差异化竞争,在跟投金额上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金晓锋表示,有时候往往这类项目还没有完全达到10亿元的估值水平,申港证券也会义务帮其在申报科创板之前进行新一轮融资。他回忆称,前不久他们接触了一家位于上海的军工类企业,由于这个项目估值尚未达到10亿元,对于头部券商而言该项目吸引力不如那些马上可以申请的项目。为了能获得这家公司的青睐,申港证券前期免费帮他们提供新一轮私募融资顾问服务以及股权架构梳理,在该项目上占得了先机。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科创板将使项目更多向头部券商集中,未来券商格局也将发生变化。不过金晓锋认为小券商如果把握好科创板的机会,做好服务和项目储备,仍然有弯道超车的机会。金晓锋表示,他们也正在加大直投投入,希望在抢项目时增加更多加分项。

人民币基金的春天?

  最近,张驰将过去一年看的项目重新做了梳理,过去很多在他们看来无法投资的高新技术企业,现在都有了重新投资的可能。

  “以前A股不管什么行业都是23倍市盈率,更关注合规性,客户是否分散,有没有账外现金流,团队是否稳定,法律、财务、环保是否合规等。最应该关心的技术、市场占有率等反而很少人关心。”张驰说,“而现在大家关注的重点彻底调转过来了。”

  张驰最近因为错过了一个潜在的科创板项目而有些遗憾。这是一家主要做TFT液晶材料的企业,2017年净利润为4000万元左右,去年净利润为1亿元,业绩不错,也有专利技术。

  去年2月,该公司的一家投资机构基金到期,想要转让老股,张驰跟公司沟通了数次,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家公司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只有一个客户,属于高度客户依赖性,这类企业在过去很难通过A股IPO审核。

  当科创板将要推出的消息出来后,这家公司从无人问津变成了众星捧月。张驰2019年再去打听,这家公司的投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而且也没有人愿意转让老股了。

  “如果去年投了就赚了。”张驰说,不过他认为从宏观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说明现在真正回归到了投资的核心逻辑,即核心技术是有价值的。”

  张驰打开了以往尽调过的项目的文件夹,过去这些公司因为净利润未达到标准或者客户单一等原因,都无法在A股市场退出,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似乎又回到了2009年全民PE时代,Pre-IPO项目被疯抢。张驰最近正在密集地看项目,他打算近期成立一个科创板专项基金,专门投资于拟申请科创板的项目。金晓锋最近也接触了不少人民币PE机构,“知名的不知名的投资机构都在看,应该是全体的行动”。

  不过东方富海合伙人陈玮对此相对较为理性。在他看来,科创板的推出对于人民币基金特别是关注于技术创新的投资机构是重大利好,但科创板不会改变他们的投资策略。“对于投资来说,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变现渠道。我们可能会更加注重科技,但投资逻辑和策略不会改变,只是增加了一个退出的渠道而已。”

  另外,在抢夺科创板机会的同时,敏感的投资人对于估值仍有顾虑。

  此次科创板IPO定价主要采用市场化询价制,预计市值如果没有达到筛选标准(至少10亿元)则视为发行失败。

  陆松认为,实际上科创板对于企业的发行要求很高。“利润平均每年两三千万的公司,在发行时预计市值要达到上市要求其实挺难的,市场能否接受是个问题。如果发行不成功,那么前面工作就白做了。”

  此外,即使公司成功上了科创板,如果此前估值高了,或许将面临破发问题。陆松认为,这将会对辅导券商的声誉带来不利影响。去年超七成以上赴港上市的中概股破发,一二级市场倒挂的情形仍历历在目。张驰直言他们也有些纠结。“因为科创板还没有最终形成一个成型的估值体系,因此目前还不好说。现在投了会担心倒挂,如果不投又担心到时候投不进去了。”为了控制成本、增加投资的安全性,张驰在投资时会尽量将估值降到项目上一轮融资时的水平。

  另一方面,由于科创板对投资者的准入门槛设定为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不低于人民币50万元并参与证券交易满24个月,这类投资人相对会更为理性,有利于科创板市场发挥价格纠偏作用。

  “科创板可能将成为检验独角兽的试金石。”陈玮表示。在他看来,独角兽其实更多是估值概念,最终能否维持高市值还是要看企业是否掌握核心技术,未来是否持续增长。

  (文中陆松为化名)